2月1日,施工人员安装火神山医院ICU钢结构屋面。摄影 黄文瑞

中国网2月14日讯 (记者 彭瑶 通讯员 熊自成 袁喆 李佩佳 周俊)交通管制了怎么去?“步行也得去。”家人太担忧怎么办?“偷偷去吧。”收到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即将开工的消息,一群建设人员想尽各种办法,星夜兼程驰援应急医院建设。

“先斩后奏”支援“双神山”

33岁的严杨是中建三局二公司一名员工。工作10年,他一直在华东区域的工地上工作,只有春节能回到襄阳老家,与父母、妻儿团聚。除夕前一天回到家,第二天得知建设火神山医院的消息,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妻子委屈不已,“一年到头,你就这么几天能在家陪一下孩子……”严杨一时语塞。除夕中午,他趁着妻子出门一会儿的工夫,独自驱车赶往武汉。高速上,他又接到妻子的电话,依然坚持自己的决定,对妻子撒了个谎,“我已经到武汉了,现在封城出不来了!”

1月28日,严杨又马不停蹄地从火神山医院转战雷神山医院。他说,妻子早已经消气了,接连几天每天工作15个小时,都没时间和家人通电话,等忙完了,好好给妻儿打个电话,说一句“对不起”。

独自徒步逆行十余公里穿越城区

尹恒家住鄂州,刚参加工作一年多,是中建三局一公司基础公司的一名95后小伙。作为家里的独子,平日与父母聚少离多是他最大的遗憾。1月25日,为响应支援号召,在父母的支持下,背负行囊独自步行10余公里穿越鄂州市城区,在神墩派出所的帮助下最终顺利赶到施工现场。

在施工中,尹恒独自在南区负责道路原地面标高,场平标高,高压线位置、电缆位置等工作,为了确保道路精度,每次他需要根据各种方案反复测量5次以上。各项数据由他和他同事反馈到技术部,优化调整施工图纸。“吃完饭就去现场守着,几个位置都得轮流转。”尹恒希望,能早日打赢这场防控战役,让更多的人能够回家和父母团聚。

14小时辗转赶往雷神山

金巍是中建三局一公司贵州双龙水务项目的执行经理,原计划在老家黄冈度过这个春节。“此前援建火神山医院,名额满了没去成,这次终于也能为抗疫做出贡献了”。由于交通管制,他知道此次离家可能长时间无法返回,对家人很是歉疚,“可我知道前方更需要我,我必须去”。

1月25日,金巍辞别家人,早上8点出发,晚点10点半终于辗转到达项目驻地。他是统管后勤的“大总管”,人员协调,物资调配、安保服务等各项工作都需要他亲力亲为,每天工作时间20小时左右。

雷神山医院2月4日航拍图。

瞒住爸妈回到武汉参与建设

孙驰原本与朋友相约旅游过年。接到一公司号召后,他立马买飞机票抵达合肥,1月26日开车5个小时到武汉。留在武汉的父母不断联系孙驰,劝他不要回来,孙驰只好偷偷到项目报到。

雷神山医院建设急需大量板房,孙驰承担起物流进城等协调事项,手头负责的板房资源协调量超过1300座,为现场建设提供了坚强的资源保证。他日夜不休,逐个对接供应商和物流商家,一定与要每个环节的负责人挨个确认后才小睡片刻。孙驰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疾病打不垮我们,武汉会更好,中国会更强!”  

海外归来带伤万里驰援

历经三次转机、耗时18小时,马来西亚富力公主湾项目经理吴龙兵跨越万里抵达武汉。来不及等托运的行礼从转盘里送出,吴龙兵便打电话给领导,申请加入雷神山建设。“你的腿伤还没有彻底康复,好好在家养伤!”半个月前吴龙兵的脚腕在项目现场扭伤,走路一瘸一拐。但他仍不放弃,“干什么都可以,看仓库都行!”

第二天一早,吴龙兵出现在现场,职责是在入口监测每个进场人员的体温。“每个人都得我测过才能进门,这难道不是‘掌门人’吗?”吴龙兵打趣说。吴龙兵还主动兼职防疫督导,严格检查每个入场人员的口罩佩戴方式。

当上“掌门”的第三天,吴龙兵技痒难耐,还是加入了现场协助。钢筋、混凝土的味道和吊车、天泵的轰鸣让他感到热血沸腾,一整天忙下来,他才发现脚伤越发严重。领导勒令他赶紧去医院把伤治好,他这才不舍地离开。次日,项目施工入口,大家又看到了“掌门人”的身影,他依然在给每个人测体温,“不管干什么,能为武汉服务,快点把这个项目建设起来,就是我最大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