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科技
河北银行:金融科技让服务更有温...

为进一步提升服务质量和客户体验,河北银行将传统银行服务模式和创新科技有机结合,一改传统网点面貌,推出30家智能网点,打造“肩并肩”“面对面”的一站式服务。同时,该行的智能网点将大数据分析、多媒体感应技术与指纹、人脸识别等生物技术相融合,对客户要求进行细分,提供更加“个性化”和智能化的服务。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潇湘诗会《致敬文学湘军》(九) 致敬阎真

日期: 2019-09-18 13:15:15    来源: 华声在线   
分享到:

潇湘诗会《致敬文学湘军》(九)

致敬阎真

作者:聂茂

朗诵:黄昱颖

 

阎真是一个掌握语言的文化巨人,一个纯粹而略带忧郁的学者,一个有着创作信仰和文化使命的作家。作为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他以超常的语言驾驭能力和高度的自觉意识,义无反顾地闯入文学之地。一路走来,他经历了沧桑与伤感,也收获着诗意与甜蜜。《曾在天涯》让文学书写和理想破灭后的生存抉择异常艰难地呈现出来,个体生命价值同天然拥有的精神价值恰到好处地联系在一起。《因为女人》的成功或失败都代表着一种诗意的张扬,而文本的诗意并非来自无病呻吟的抒情,也不是作家毫无节制的自恋,而是当代女性真实的生存困境。阎真不想逃避,更不想粉饰,他更愿意揭示,对真相的揭示,对价值观的揭示,对爱情疼痛的揭示无不充斥其间。

而为他赢得盛名的《沧浪之水》和《活着之上》,他的文学轴心依旧聚焦于知识分子的生存与发展。他的身上存在着深刻的现实与理想的矛盾对立,他的作品一再书写着现实主义题材,但却毫无顾虑地借用传统文学的书写套路或叙事特征,沉稳儒雅的言语,大巧若拙的风格,精雕细琢的作派,饱满人文的情怀,娓娓道来的陈述,无不彰显他创作上的大气与自信。面对现实的重重枷锁与市场经济的精神逼宫,他始终保持灵魂的独立性和纯洁性,并以超强的主体自觉,清醒地拷问自我,实现自救和他救。他常常以“我”这种非全能的视角切入叙事的剖面,而不像许多作家所忌讳的那样将自己隐藏在厚厚的文本后面,保持着所谓的“客观”、“中立”或“零度叙述”。有时他甚至显得婆婆妈妈,一个心里活动或一个场景可以延续很长时间,这反映他的内心纠缠和对书写对象的理解与包容,也增加了他所擅长的精神独白和灵魂拷问的沉重分量,尽管这种风格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他的叙事,损害作品的光滑度。他的创作都有时代特色和主题意识,更有一个精神符号或文化信仰贯穿整个文本,无论是屈原还是曹雪芹,这鲜明地表达出他的精神姿态和艺术立场,也就是他的一份属于知识分子的良知与责任,属于每个拥有独立人格的主体社会人的良知与责任。

不少读者想当然地把他归入官场小说作家群中,这显然是误读了他。他的作品无一例外地洋溢着诗意,这种诗意只要慢慢品读就能充分地感受出来,一段对话或一个细节的处理,在有距离的观注中都能发现涌动其间的被遗失的诗意。阎真作为作家符号的社会能见度高了,但他仍然还是最初的那个人,依然单纯、善良、执着,他把一个知识分子的独特思考和精神焦虑,释放在他营造的天地之间,他的文字带着咳嗽,反复琢磨,充满强烈的书写自觉。

从他一脉相承的创作主旨中可以看出,他是具有宏大野心的作家,实际上,他的努力配得上他的野心。他始终在关注人的生存和命运的问题,以及精神困境的出路和更高阶序的活着之上的问题,这也是所有人类的最高问题。他笔下的人物形象令人信服地踏入中国当代文学的人物长廓,所有这一切,无不昭示着阎真文学命途上的美好未来。

(本文选自聂茂《中国经验与文学湘军发展研究》书系之《湘军点将:世界视野与湖湘气派之第三章《对话阎真:现实的格斗与理想的悬浮》,本书系由中南大学出版社2018年出版。)

作者简介:聂茂,原名陈庆云,湖南祁东县人。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归国博士。聂茂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湖南省小说学会副会长,湖南省视觉艺术评论委会副会长。在《人民文学》和《诗刊》等发表大量作品,已出版各类著作40余部。其中,散文代表作《九重水稻》被译成英、法、日、俄等多国文字在国外发表。

本网申明:本网转载此文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侵犯知识产权的文章,请与我方联系必会及时处理。
更多艺术世界
更多教育